服务热线:4008-300340

地沟油上天记

2017-11-28| 共有:人围观

\

装载着中国石化1号生物航煤的油罐车由镇海炼化出厂。(资料图片)

      近年来,随着技术的成熟,生物航煤低碳环保的优势日益凸显,世界各国在该领域的研发力度不断增强。专家认为,生物航煤开发在全球范围内尚属起步阶段,但从长远来看,生物航煤将成为石油基航空煤油的有力补充,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想象一下,前几天您吃炸鸡剩下的油,成为了飞机燃料,甚至完成了跨洋飞行,是不是很酷?11月22日,一架加注生物航煤的波音787型客机,从北京出发确实跨过了太平洋,稳稳地降落在了美国芝加哥机场。这标志着我国自主研发的生物航煤首次实现了跨洋商业载客飞行。

脑洞大开的创新之举

      餐饮废油也就是俗称的“地沟油”。这种废油的处理一直让人们烦心,担心一不留神,不良商贩就让它回到了餐桌。但是,如果创新思路,餐饮废油也是资源。此次用于跨洋飞行的生物航煤由中国石化镇海炼化生产,以餐饮废油为原料,并以15:85比例与常规航煤调和而成。

航空业对燃料要求非常高。为确保安全,我国将生物航煤作为航空零部件管理,把对航煤生产过程和质量保证的要求提高到航空器及发动机制造的标准,并加以监督管理。

      中国民用航空局适航审定司司长徐超群表示,这是中国民航局适航批准的首个生物航煤产品跨洋应用,标志着我国在生物航煤的研发生产和商业化应用方面取得了又一个重大突破。

      生物航煤的原料很丰富,是以可再生资源为原料生产的航空煤油。原料除餐饮废油外,还包括椰子油、棕榈油、麻风子油等植物性油脂,以及微藻油、动物脂肪等。与传统石油基航空煤油相比,在全生命周期中碳排放可减少50%以上。

      其实,早在10年前,我国就在生物航煤领域开始了探索。2009年,我国成功开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生物航煤生产技术。2011年,中国石化镇海炼化首次生产出合格生物航煤。2013年,中国石化1号生物航煤完成技术试飞,我国成为继美国、法国、芬兰之后第四个拥有生物航煤自主研发生产技术的国家。

      中国石化新闻发言人吕大鹏表示,这是一举两得之策,生物航煤低碳环保,可以大幅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还可探索餐饮废油变废为宝的绿色通道。

世界各国角逐生物航煤

      业内专家表示,生物航煤与传统石油基航空煤油相比,具有很好降低二氧化碳排放的作用。同时,生物航煤与石油喷气燃料调和性好,杂质含量低。

      实际上,地球上存在非常丰富的生物质能资源。地球每年经光合作用产生的物质有1730亿吨,其中蕴含的能量相当于全世界能源消耗总量的10倍至20倍,但目前的利用率不到3%。

      正因此,生物航煤成为全球航空燃料发展的重要方向。2008年,英国维珍航空公司率先以波音747飞机开展了混合燃油的飞行试验。2011年,德国汉莎航空公司在一架往返于法兰克福与汉堡的空客A321型客机上使用生物混合燃料。荷兰航空采用餐饮废油提炼生物燃料,从2011年9月份起启动使用生物燃料的客机,英国汤普森航空也成功推出由英国机场始发的“餐饮废油航班”。

      群雄逐鹿的背景是,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已经提出了国际航空碳抵消机制的建议。对于航空业来说,生物航煤是一个重要的工具,可能因此在2020年实现碳中和增长。

      中国民航局出台的《民航节能减排“十三五”规划》提出,到2020年,行业单位运输周转量能耗与二氧化碳排放5年内平均比“十二五”下降4%以上。相关测算显示,我国目前的航煤消费量约3000万吨,如全部以生物航煤替代,每吨生物航煤至少减排30%,一年可减排二氧化碳约3300万吨,相当于植树近3亿棵。

高成本制约产业化

      随着居民饮食习惯的变化,我国餐饮废弃用油存量逐年上升。据不完全统计,我国年产餐饮废弃用油大约在1000万吨左右。然而,高昂的成本却是“地沟油”上天的一大障碍。首先,收集难。地沟油分散,收集运输环节多,成本高。其次,由于杂质多,地沟油的提炼和处理对技术的要求很高。

      中国石化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专家陶志平表示,生物航煤开发在全球范围内尚属起步阶段。生物航煤将成为石油基航空煤油的有力补充,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但目前其价格是普通航煤的两倍以上,这也是国外生物燃料起步虽早,产业化发展非常缓慢的原因所在。因此,要真正实现产业化必须要实现经济性、原材料等的突破。

      为此,我国正在研究采用新的原料生产航空煤油技术,比如微藻养殖生产生物航空煤油技术等。

      吕大鹏表示,中国石化将在推进生物航煤商业化应用的同时,继续积极发展非粮生物燃料,加快推进先进生物燃料示范基地建设。


来源:中国能源网